再次提前选举阻碍投资进程

vote2015年7月12日达成“协议”之后,总理齐普拉斯本可以利用这个绝好的机会,联手亲欧盟的反对党——新民主党、Potami党以及泛希社运党,组成联合政府,来解决其党派内部的问题,并在任期内履行治理好国家的责任。齐普拉斯非但没有做出留在岗位执行必要的结构改革这样的政治选择,反而决定签署新的拯救方案,然后辞职,提前进行大选。这样做的后果是,引发了国内新一轮的政治危机,阻碍了国内外的投资 ,给希腊的私有部门带来了巨大的麻烦。接下来的五个周,两极分化的选前竞选活动会进一步破坏希腊的国际形象。

中国等有意向在希腊投资的国家虽然不会干涉别国的内政,但是政治不稳定因素肯定会为其带来疑虑。无论是谁获胜,即便依旧是左翼联盟党胜出,都有可能面临类似的难题,需要组成联合政府。总而言之,做出选举这个政治决定很容易,但是如何治理国家、推行改革并非易事。后者需要极强的领导力。120

乔治·N·佐戈普鲁斯